首 页 | 本地新闻 | 民生新闻 | 经济新闻 | 实用信息 | 综合新闻 | 百姓话题 | 文体新闻 | 特色专刊 | 专题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都市报 > 特色专刊 > 第六天 正文
三国时,借箭一事最后需要东风来完成,不然就算万事俱备也是枉然。然而,她的东风过后,没有白头到老,而是一池萍碎……

萍聚


http://www.wzdsb.com.cn/   2010年03月26日 15:30

 

  口述/江沁沁文/丁海琴

  某人的声音:“沁沁,我们都领过结婚证了,妻子应该听丈夫的话吧?”

  妈妈的声音:“在我们这儿摆过酒席才算嫁人了,领过证谁知道?”

  好像在边缘游走,我不由地迷惑,到底我结没结过婚?

  1

  又到春暖花开时。这个柔软的季节,该饮淡淡的茶,甩掉沉重的靴子,踩着平底鞋边走边唱歌,如果晚饭的餐桌上有一碟清蒸鳜鱼,那一切更是完美。

  春天本就该是完美的季节,既使在一切完美的表象下,埋着那么多不完美,我也要装做无事;即使昨晚刚和他吵过架,我也要无视,继续笑着准备自己的嫁妆。

  诗人陆游的前妻唐婉有词云:怕人寻问,咽泪装欢。呵呵,是否无论时间如何改变,朝代如何更替,女子的个性都会是一样?过得好不好,快不快乐永远只有自己知道,那些浮于人脸的欢意,其实是装的。

  在各种各样、新奇好玩的新房摆件前,我在想:人为什么要结婚?为了什么要嫁给别人?如果没摆酒宴却已领证就分手,算离婚吗?

  2

  其实我不知该不该用离婚这个字眼,因为我领证没几个人知道,而大宴宾客还要一个月之后。

  当时只是为了好记。过了年之后,我和他商量,要不要在我的生日那天去领结婚证,当时我的感觉是,如果每年的生日和结婚纪念日一起过,那该是件很美好的事。

  而他说:“切,你不过是怕自己忘了结婚纪念日,才把这两个排在一起。”

  我笑着反驳:“才不是呢,我还不是为你着想,这样你就可以省一份礼物啊。”

  “都结婚了还送什么礼物,钱多烧得啊?”此话一说我俩都有些愕然,他愕然于我婚后还如此风花雪月,而我惊讶于他的过于现实。

  其实我们俩一向如此,文科女撞到理科男,犹如秀才遇到兵,说不清的不止是理还有情。

  3

  是否所有的事情一旦和现实沾边,就会和浪漫无缘?

  我和他谈恋爱的时候,已经有些小摩擦,可那时候正好得蜜里调油,争几句之后,他一哄我依旧回嗔作喜。

  “猜猜这个是什么?”那天我指着一盒“冰淇淋”状的毛巾问他。

  “不知道。”简单的三个字后,又回头盯着电脑打游戏。

  “猜一下嘛,猜中了有奖。”我不放弃地问。

  “什么奖?”

  “亲一下,好不好?”

  “哈,那我不猜了。”

  “不行,你一定要猜。”我隐隐有些怒气浮上脸。

  “那我一直猜错,亲一下有什么劲。”

  我不禁有些抓狂:“沈乔智,你倒底想怎样,你……”话犹未完,他忽然抓住我就这样亲上来,我未说了的字就这样无声地消融在呢喃中。

  “沁沁,嫁给我吧。”

  “嗯……”

  如果一生一世都这样甜美,该有多好。

  4

  抚了抚脸,脸颊上凉凉的,感觉时间在四周夹裹着我呼啸而去,转眼间心境已经苍老,为了终身大事而苍老。

  和乔智相处久了,订婚结婚自然而然被提上日程。是谁说过,订婚那段时光是女人最矜贵的时光?热热闹闹地,他的表哥拿着聘礼和首饰上门,妈妈准备了一盆又一盆的回礼,大红大绿间又一个红尘女子尘埃落定。

  细看六样回礼,花生、米糕、桔子、梨、莲子、红枣,样样寓意美好,早生贵子步步高。然而,那天却是不开心的,因为聘金的事。

  本来我和乔智商量好的,他送来20万元的聘金,我回10万元回去,后来我妈忽然说:“回8万元吧,遇8就发大吉大利啊。”

  “可是我和他说好的回10万元啊。现在临时改会不会不好?”

  “有什么不好?我连女儿都给他们家了,区区两万元,也值得这样惶恐?”我妈一向这样,什么都要自己说了算。

  我不好再说什么,明明知道不太好,因为乔智的妈妈也是一个比较计较的人,他们家不穷,只是……

  我怀着忐忑的心,祈祷着这天快快过去,但终究是过不去的,晚上订婚宴的时候,双方家长大吵一架。

  5

  中国人的婚姻,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一整个家族的事。那天晚上,虽然被亲朋好友劝住了,可破掉了的镜子,用再好的胶水也是无法修补的。

  有些东西破了就破了,而且破得又是这样大庭广众:穿着金黄色鱼尾裙的准新娘哭哭啼啼,准新郎的西装脱了,领带扯到一边,而两家母亲大人互相指桑骂槐。

  天哪,还有比我更难堪的女人吗?

  “这样的人家不嫁也罢了,他妈绝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你嫁过去怎么是好?”我妈絮絮叨叨。

  “还要我怎么样?今天明明是你不对在先的。我说了这样不好,你就是不听。”我忽然间崩溃,冲着我妈狂喊。

  “哦,你还冲我发脾气啊?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就为这几个小钱跟我发火。我还指望你飞上枝头变凤凰呢,你是怕他生气不要你了吧?不要就不要,天下男人又没有死光。”

  乔智的电话也来了:“沁沁,我好歹都是你老公了,你有什么事先告诉我一声行吗?”

  两面夹击,此后准婆婆更无什么好脸色,而我有口难言,唯有默默忍受,不是吗?

  6

  日子就这样过去,我在双方家长面前有着不同脸孔,在婆婆面前尽量表现,说我妈的好话,而在我妈面前说婆婆如何对我好。有时候真的很累,可为了我自己将来的日子能好过一点,我不在乎,有时候我只是难过乔智不愿意站在我这边,只看着我一人独角戏一般,孤独地演着。

  为了让自己更有决心,没到生日,我就和乔智去领了结婚证。这样有什么问题,就能两人共同克服了吧?

  “沁沁,你妈就是一个爱贪便宜的小市民,我算看透了,结婚后,你少回娘家。”

  我心大凉。我妈纵然有错,但不致于嫁个女儿就天人永隔吧?你是我丈夫怎么这么说话呢?

  好吧,为了顺利结婚,我忍住不将此话告诉我妈。

  酒店早就订好了,十味菜中有一碟清蒸大黄鱼,而婆婆不知道为了什么,却要把原定的野生黄鱼换成养殖的黄鱼:“前段时间看报纸上说,野生的黄鱼也是养殖的,那我们干嘛要浪费这个钱,四五十桌婚宴,单单这个差价就有好几万元呢。”

  讪笑着不知如何反应,这等事情断然不能再瞒着我妈,快回家复述给我妈听。果然,我妈不听则已一听勃然大怒,气得嘴唇都开始发抖:“这是什么人家啊,娶儿媳妇省成这样,别结婚啊,这样不是更省?”

  7

  此话一出,犹如星星之火,一下子把原来压抑的矛盾一起点燃了。双方都赌着气。家长们认为自己的子女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去了眼前这棵歪脖子树,余下还有大片好森林,我则抱怨乔智不站在我这边,而他气我跟我妈一个鼻孔出气。不结婚了,酒席退掉,抽屉里那个大红本子上金色的“结婚证”三个字变成了银色的“离婚证”。真奇怪,反而有种轻松的感觉,只是因为决定婚后才迁户口,所以娘家那本户口上我的名字旁边还写着未婚,那墨黑的钢印字在雪白的本子上,尤其显眼。

  怎么一切仿佛水过无痕一般?户口写着我未婚,别人不知道我领证,等同于未婚,而结婚酒没摆在仪式上我也没嫁出去。我如一叶浮萍,而乔智似水在我身边轻轻流过,这一场情感上的短暂相聚,到底留下了什么?

  (文中出现的人名均系化名)

  后记:当肯德基和麦当劳这些洋快餐渐渐占据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时,我们总是一边大骂它们为垃圾食品,一边却不时去吃下解解馋。这是一个分秒必争的时代,吃饭要快餐,爱情要闪婚再闪离,我们希望天长地久,可事到临头又这样迅速放弃。责任感和坚定的态度我们丢到哪里去了?如此轻率处理感情问题,若有一天后悔你又到哪里再去寻回来?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版权所有:温州都市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关于我们 | 本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温州日报 温州晚报 温州商报 温州网 人民网 新华网 浙江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