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本地新闻 | 民生新闻 | 经济新闻 | 实用信息 | 综合新闻 | 百姓话题 | 文体新闻 | 特色专刊 | 专题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都市报 > 特色专刊 > 第六天 正文
有时候爱情是惊鸿,来得快去得也快。要如何擒住这飘忽的爱情,要如何找个人陪她尘埃落定?她很迷茫,她不是没人爱,只是她不知道接下来该选择谁的爱……

与其怨无情 不如叹无缘


http://www.wzdsb.com.cn/   2010年03月12日 18:46

 

  口述/曹薰 文/丁海琴

  她有个特点,或许她自己也没注意到,那就是当她心里难过的时候,话总是特别多。

  絮絮叨叨地,声音本就清脆,话多时更像大珠小珠落玉盘:“商场在打折哦,嗯,春装也开始上了……密丝佛陀也进商场了呢,有款唇蜜颜色真好看……”

  如此云云,几乎让我有些错觉:难道她今天来不是向我吐苦水的?暗叹一口气:“小薰,你是不是又难过了。”

  忽然间沉默,她没有回答我。

  1

  过完年回单位上班的第一天,人人都说一句“新年好”,听了不禁想笑,新年好?怎么会是新年好呢?明明都快3月了。

  “过完年回来又胖了一圈。”同事小蝶悠悠的语气:“可你怎么还是这么瘦啊,小薰。”我瘦是因为消化不良。如果每次聚会的时候,总被亲戚朋友问:“你怎么还没男友?”、“赶紧啊,小心嫁不出去……”,如此云云,吃得下去才怪。回家饿了整整一周,下巴都尖了。在那么多探照灯般的目光下,我陪笑着,应付着,而众人则如一个个买票进场的观众,本着看好戏的心情,得知我千年如一日的答案之后,个个一脸“怎么又是这样”的表情。

  给不了大家惊喜的表演,我真是抱歉,眼角窥到我妈的表情也是讪讪地,顿感不孝,只好把嘴咧得更大,挨个敬长辈们酒,渐渐上头,脸红如村姑,呵呵傻乐。

  “看小薰,都醉了,一个人都喝得这么HIGH。”耳边碎语纷纷。

  只有醉了才能装做什么都听不见,这年头娱人才能娱己,不是吗?

  2

  其实我有男友的,只是我不甚爱他而已。这话不能让我妈听到,听到她又会用高八度的女声说:“这像什么话,不爱的男朋友还留着干嘛?”

  留着干嘛?留着就是为了证明给人家看我还有人接手。有时候有个挡箭牌也不错,况且他还是这种清清爽爽的男人,且脾气很好,包容我所有的乖张骄傲倔强等等等等。人家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凭什么要受你的气?我常常这样问他也自问。“就凭我喜欢你啊。”他淡淡地笑,再捏一下我的鼻子。

  是的,就是凭这种喜欢,某些人的心就被另一个随随便便踩在脚底下。

  我踩了他的,别人再踩我的。这个别人比我大二十岁。

  3

  他,应该说是另一个他,整整大我快两轮。他在人间转了两圈,打架泡妞恋爱结婚后,我才出生。可一切仿佛天意,所以我在劫难逃。

  奇怪,初见他并无特别感觉啊。我是公司的小秘书,而他是从外省调来的总经理,永远不苟言笑,似乎体温都比一般人低三度。半年后,他的秘书走了,公司把我调了过去,这才发现原来跟什么人,夜晚就会变成什么样。

  以前跟的那个经理说话温吞,一周七天有六天回家吃饭,乖乖牌一枚。而他不同,工作雷厉风行,下班喝酒应酬甚至会让我帮他订花,而送的人常常不同。

  昨天是艳艳今天是晓彤。

  而在饭桌上如果某位大人物要跟我喝酒,他永远都是一个眼神让我赶紧喝下去,“要吐也要回去吐”。这么残忍的人,我怎么会喜欢呢?

  曾几何时他是我眼里的洪水猛兽,因为我打错几个字,就大发雷霆。他也是我嘴里的“老头”,当然是我悄悄跟同事诉苦的时候说的:“今天又让老头K了。”

  我真是疯了,怎么会喜欢这么一只凶猛的老兽呢?

  4

  又大了一岁,老了。特别是最近,发觉自己不能回忆得太深,不然太阳穴一定会痛。

  一切可能始于那次吧。那次为了一个大订单,我们整组人加班了好久,终于拿下了。老头高兴,带了全组的人去吃日本菜。

  生鱼片上来了,布酱油的服务员的手被他挡下:“这位小姐不要芥末,你再拿一碟纯刺身酱油来。”

  于是大家起哄了:“哇,陈总,你对小薰这么用心啊,连她不吃芥末你都知道?快交待,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她的?”

  我顿时冷汗涔涔,不知做何回答,可他兴致恁好,居然乐呵呵地搭腔:“早开始了啊,只是你们不知道。小薰还真不错啊。”

  “陈总,您别跟他们开玩笑啊,人家以为是真的呢。”我满脸通红。

  “真的就真的啊,你看不上我啊?”他他,居然盯着我看,表情还不是那种调戏的。

  一下子我不知该做什么表情,还好寿司端上来了,大家的兴趣都朝着食物去,我轻轻嘘出一口气。

  5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一旦你开始注意,那它就在你的心里扎根了。

  反正自从陈总说过那些话之后,我就开始真正注意他了,还在他为数极少的几次笑容中,发现他居然还有一个酒窝,只是一个年过四十的男人应该会有家庭吧。

  如果他有家,我还留意他……这个念头吓我一跳,不会的不会的,我对自己拼命摇头。而他竟然已经知晓我眼神里的全部内容,答案从公司内部邮件中飞出来。

  “我45岁,离异,有一儿大学在读,如果你不介意,欢迎当我的女友。”干净利落,一如他的做事风格,而我既惊且喜,心头千言万语反倒讷讷无言。

  真和他在一起,向父母怎么交待,和同事怎么解释?而他身边那么多莺莺燕燕,真的肯这样放手?

  “那些只是逢场作戏,你不必当真,小薰。”他果然比我多吃了二十年的盐,轻轻几句便消了我心头之恨。

  他没有问题,可是我有啊,我还有男朋友北涛,他怎么办?

  6

  前段时间一直在追看《蜗居》,可我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如海藻,当然北涛也不会是小贝。

  他个性太懦了,对我虽好但无主见,否则我们俩怎么会纠结三年还未尘埃落定?“小薰,我们还年轻啊,再等等吧,我妈说……”

  “又是你妈说,你是男的,25岁当然还小,我是女人啊,再过几年,如果你不要我谁还会要我呢?”

  平常拌嘴,如果有一人消停,战争就不会再继续,有时候是他停嘴,有时候是我不语。可这一次吵架我有些蓄意引燃战火,可能是因为老陈在无意间撑了我的腰,北涛不想和我结婚,有的是人啊。

  我拂袖而去。悲哀啊,要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绝决,居然要靠另一个男人。

  我的心头居然还有小小窃喜,用这个理由离开,难道不是对我最有利的吗?谁会知道我心上的天平早就向老陈倾斜了?

  这次和北涛的分手我并无一丝难过,真的一丝也无。

  7

  原来女人变起心来也是这样可怕,虽然我心里对北涛有一丝丝的愧疚,可很快这些情绪就被老陈的情感冲淡了。

  老陈,呵呵,其实他看起来并不老,保养得宜没有将军肚,常常锻炼的肌肉会从衬衫底下凸出来。年青的鲁男子有的毛病他没有,他有的阅历,年青人根本不可能具备。

  此后半年他真的教我太多东西,我在他的手心里成熟起来,也渐渐沦陷,想起自己的终身大事来。

  而我忘了他比我大二十岁,只有他把我玩得团团转的份,哪有我飞出他手掌心的理?

  “结婚?谁说我们要结婚?我儿子这么大了,你不怕人家说你啊?”

  我一下子懵了,这番话不是应该反过来由我说的吗?如果他向我求婚的话,这不是我的台词吗?

  “可你不是说喜欢我吗?”

  “我说过啊,我说你可以做我女友啊,又没说和你结婚。”

  好,够狠,连示爱的信件都玩文字游戏。我脸色发白紧咬嘴唇想一走了之时,他又猛地一把把我拖进怀里。

  男人越老哄人功夫越好,三句两句我又被他哄回来了。

  从此生气争吵再和好,和好之后再争吵,坠入轮回。

  8

  北涛又来找我了,说他同意和我订婚,只是这次换了我在犹豫。因为我早已不爱他了,我爱着那个“老头”,可是他明说和我不会有将来。

  年深日久,时间一天天这样过去,我还是这样的犹豫不定。和北涛结婚不会安心,因为我不爱他。和老陈分开我不会甘心,因为一个手中已无青春筹码的男人竟然不要我。

  明天又有家庭聚会,当堂姐牵着男友的手,对大家说这是她的男人,当妹妹拖出准妹夫说这是她的夫君时,我呢?我是谁的?谁又是我的?

  (文中出现的人名均系化名)

  后记:爱在征途。这样的故事里,我们没有败给时间,亦没有败给对方,我们只是败给了现实,通篇下来,满满的都是无奈和悲哀。其实何止是女人失望,男人也一样失望啊,他们也无法找到那份落定的激情,寂寞来袭总要找个人来相伴,只是很不幸那个人是你啊小薰,与其怨某人无情,不如叹你们无缘,放手吧。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版权所有:温州都市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关于我们 | 本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温州日报 温州晚报 温州商报 温州网 人民网 新华网 浙江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