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本地新闻 | 民生新闻 | 经济新闻 | 实用信息 | 综合新闻 | 百姓话题 | 文体新闻 | 特色专刊 | 专题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都市报 > 特色专刊 > 财富 正文

社区医院“巨资疗伤”


http://www.wzdsb.com.cn/   2009年03月09日 08:58

 
 

  今年两会上,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后三年各级政府拟投入8500亿元,其中中央财政投入3318亿元,以保证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顺利推进;同时三年内中央财政再支持5000所中心乡镇卫生院和2400所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设等,以健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这轮新医改启动之际,温州市已先行一步——

  最近,温州市区桥儿头小区居民何大妈伤风咳嗽,她没选择在小区门口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诊买药,因为三年前她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有过一次教训——因一颗假牙出了问题,结果来回折腾了多次,均未修复成功,最终她不得不选择牙科诊所,再花了数百元。“后来我才知道这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有些科室是被人承包经营的,技术不过硬,而且医药费不比诊所便宜。”何大妈心中仍有些怨气地说。

  然而眼下何大妈的顾虑可以打消,该中心所有民资经营的科室,早被清退,其服务更多的不是以盈利为目的,体现的是公益性。温州市鹿城区的街道与乡镇医院,在2008年底已全部完成民资的撤离。对于温州全市来说,在街道或乡镇卫生院的民资撤离工作也将全面启动。“社区医疗改革,是我市新一轮医改的重要组成部分。”温州市卫生局副局长鲍小瓯表示。

  民资进社区的教训

  “由于基础非常薄弱,在第一轮医改时,推广建设社区卫生院,大量地引入了民间资本,包括温州本地及福建等地的资本。”温州市鹿城区卫生局的相关人士透露。据了解,鹿城区12个街道拥有的8个卫生院,有6个属于民营,而全区61个社区卫生服务站中,民营资本所占据的比例更高,达96.72%,仅2个属公立性质。

  “从现在看来,上一轮医改并未达到期望目标。”接受采访的温州卫生领域的相关人士均如此表示。他们认为,在社区医疗改革中对民资在社区医疗机构的负面效应考虑不周。“民营资本进入医疗机构是以盈利为目的,会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社区医疗机构更多承担的是公共卫生与基本医疗保障,具有一定的公益性。”鲍小瓯指出。

  一位卫生领域的人士指出,即使一些民资进入的社区医疗机构,没有太差的形象,对于社区居民来说也没受惠。“社区居民的公共卫生及基本医疗保障属公益性的,民资掌控着的社区医疗机构当然不会主动去开展这些活动。”温州市卫生局医政处处长朱国晓表示。

  同时,社区医疗机构也并未因为引入民资,增强实力。“可能很多人都不会相信,在2007年新一轮医改启动之前,鹿城区的社区医疗机构中,专本科学历的医生仅仅为几个。”鹿城区卫生局一位人士透露。

  显然,温州市对社区医疗机构的再改革箭在弦上。2007年,浙江省开始从加快城乡社区卫生服务着手,尝试新一轮医改。鹿城区借机启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再改革。按照规划,鹿城区要在12个街道与9个乡镇建22个社区服务中心及93个社区服务站,民间资本完全退出,重新由市区级政府投入,进行标准化建设,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新形象为社区居民服务,包括公共卫生服务、基本医疗保障等。

  自2007年4月,鹿城区在双屿卫生院开始试点,目前全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民资已全部撤离,其中包括广化、南郊、蒲鞋市等街道与乡镇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已经完成标准化建设,而剩余的江滨、水心等5个街道卫生院也将于今年展开标准化建设。同时,该区今年还会修缮5个乡镇的卫生院及新建鞋都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切的核算结果,但估计是需要数十亿元的。”朱国晓坦言。

  按目前鹿城区建设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标准,农村1500人要配备1名责任医生,而城市则是2000人配备1名责任医生,而温州常住人员至2008年末已达799.8万人,仅责任医生就需多达5000名。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人员,除了主要的责任医生,还有医技等辅助人员及后勤人员,而责任医生、辅助人员、后勤人员比例为3:2:0.33,因此辅助人员及后勤人员也需4000人左右。

  “将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作为公益性的全民事业单位,温州是率全省之先提出的,改革后的社区医疗机构人员工资财政拨款3万~5万元不等。”朱国晓透露。就此计算,温州市及各地方财政需为这次医改每年承担4亿元左右的工资。而全市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办公场所,与鹿城区的情况也相差不大。

  温州市卫生局相关人士表示,相对于鹿城区,温州其他区县(市)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建设,民资进入的并不是很多,“其他各区县(市)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设,目前只等将卫生院的牌子翻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不过,社区卫生服务网点在各区县(市)并不发达,需重新建设不少社区卫生服务站。据了解,按规划,温州市要建社区卫生服务站772个,但至2008年底尚只有359个,其中许多站还未有配置人员、设备或场所。

  巨资疗伤

  “我们终于找到一处800多平方米的房子了。”上周,鹿城区江滨街道卫生院负责人邵彩莲如释重负地感慨。自牛年春节以来,她就四处托人租1000平方米左右的场所,作为单位的办公用房。如果在以往,邵是想都不敢想租这么大的办公用房的,就在去年6月搬家后,仍蜗居在仅195平方米的低矮的商住楼一楼,而且卫生院办公人员多达10名。

  邵彩莲敢租这么大的办公用房,主要是其卫生院要在今年升级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办公用房租金无需卫生院自身承担。“我们卫生院效益差,现在最贵重的设备还是电脑。”邵彩莲笑言道。江滨街道卫生院尽管早在2003年也有温州本地的民间资本进入运营,但是至今经济效益没什么改变。

  尽管现在江滨街道卫生院可以租一个大的办公用房,但是鹿城区卫生局在租金上也有限制,只能是年租金三四十万元。据了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及服务站的办公场所租金或建设资金由市与区两级财政各承担50%。

  按目前鹿城区对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改革的规划,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求面积在1000平方米左右,而服务站在150平方米左右。“只有个别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本来有小面积的办公用房,其他的都需要先租用。”鹿城区卫生局的相关人士透露。就此计算,鹿城区与温州市每年要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投入租金上千万元。

  有关人士表示,如果鹿城区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办公场所不采取租的方式,而采取自建的方式,可能需投入数亿元。“一次性叫政府投入几亿元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办公场所,财政压力是非常大的,所以鹿城区只采取陆续投资建设的措施”。

  事实上,在此次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改革中,鹿城区承受的财经压力不只是租金或建设资金,还有人员工资和设备购置压力。

  “为使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达到公益性标准及承担基本医疗保障服务,让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工作无后顾之忧,我们采取的是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人员全额事业编制的办法,即相关工作人员工资全额财政拨款。”鹿城区卫生局医政科负责人方正表示。据悉,此前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人员编制为事业差额,而按照规划的标准人员配置,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共需要1600人,每人年薪在4万元以上。就此计算,鹿城区财政每年也要增加支出逾6000万元。

  同时,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医疗设备也由“老三样”(血压计、听诊器、体温计)更新为“新六样”(血球分析仪、尿液分析仪、心电图机、生化分析仪、X光机及彩色B超机),其中最便宜的心电图机要五六千元,最贵的彩色B超机需要三四十万元。据此,鹿城区财政在22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投入的资金也在数千万元。

  来自温州市卫生局的消息,作为温州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建设试点的鹿城,其经验将会在全市推广。“全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最终要投入多少钱,目前尚未有一个确

  漫长的“康复”路

  尽管温州市对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改革花了大本钱,但是他们的发展需要一个漫长的“康复”期。“要消除民资进入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后所留下的不利影响,至少需要两三年时间。”方正坦陈。

  然而,对于部分在居民中形象极差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和更多的手段去挽回形象。“去年,我们广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改革完成,自己准备了100份免费体检表送给老人,结果没送出去一份,很多人直接说我们又去‘骗’钱了。”广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毛新奇坦言。该中心前身是广化医院,来自福建的民间资本在上一轮医改中进入该医院后,将医院变成一所专科医院,口碑一度在温州市民中很差。不过,通过一些公益性的活动,广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居民中的声誉有所恢复。“现在,我们每天接诊到几十个病人,营业收入也有几千元”。据了解,在广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改革后的第四季度,业务量同比增长了300%多。

  “相对于杭州、宁波等地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毛新奇表示。毛在2月中下旬随同温州市卫生局组织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改革考察学习队到杭州等地考察后发现,杭州等地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基本上已成为社区居民重要的就医渠道,平时业务忙得不可开交,一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年营收达到数千万元,而温州目前做得最好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营收还远不到千万元,像有30人团队的广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年营业收入还不到200万元。

  同时,温州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为在居民中逐步恢复信任度,在很多细节上都更注重前来就诊患者的利益。“我们现在给来就诊的患者看病,更多显示出中心的公益性及非盈利性,在开处方时,尽可能选择效果差不多的廉价药。”毛新奇表示。据了解,自去年9月以来,广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所开出的处方,平均单价每张仅24.23元。

  “从考虑为大医院分流一般患者,以及快速增长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人气,鹿城区目前在考虑与医保对接。”方正透露。但是,相关卫生领域的人士也指出,温州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要想分流大医院人满为患的情况,尚需走一段漫长的路,同时还需更多的创新举动。

  “民资入医”将区别对待

  从目前看,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改革仍将会面临许多障碍,但是温州市会将改革进行到底。“今后,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将不允许民间资本再介入。”朱国晓透露。

  鹿城区在改革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时,将从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撤资的民资做了重新安排。“符合创立医院条件的,给予民营医院‘牌照’,另立门户,而只够门诊部条件的,只批准设立门诊部。”鹿城区卫生局的相关人士表示。

  温州市卫生局的相关人士称,全市对撤离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民资的安排,与鹿城区基本一致。记者了解到,温州市的此轮医改,视线也不只局限于公共卫生领域,不仅将民间资本隔离在公共卫生领域门外,而且在一些医疗领域也将限制民资继续进入。“具体哪些医疗领域会限制民资进入,目前还要看全市对医疗机构布局的整体规划。”朱国晓表示。不过,朱透露,在一些温州市尚有需求的医疗领域,还是鼓励民间资本介入的。“鹿城区的医疗机构明显已经饱和,目前已多达二三十家,一些类别民营医疗机构有过多的嫌疑,有限制的必要。”卫生领域的一位人士指出。

  本报记者 郑俊杰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版权所有:温州都市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关于我们 | 本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温州日报 温州晚报 温州商报 温州网 人民网 新华网 浙江在线